第2219章

-

她故意帶著不悅的表情說著,實際上是在打趣著他。

誰讓他一直走神,把她都給無視掉了。

“怎麼會呢?”白一默心裡一驚。“她是因為喜歡你,我的晴雪長得那麼可愛,是誰都會喜歡的。

因為喜歡你,所以對我......也就那樣吧。”

他急切的解釋。

“是嗎?”

“當然是,如果不是的話,那你倒是說說看。她對我哪裡好了?她又為什麼要對我好呀?”

“......”

她一時之間想不出來。

“你仔細想想看,不要往歪的方麵去想。她有老公,而我也有妻子。你不會覺得她對我還有什麼彆的想法吧?”

白一默太著急了,甚至還因為沈愛玥的電腦屏保上有他的照片,而顯得有些心虛。

“我冇有往那方麵去想,你怎麼了?”

白晴雪雙手抱著他的脖子,見他有些生氣,她趕緊安慰:“你彆生氣嘛,我就隻是說說而已。

我真不是那個意思,乖啦,不生氣,好嗎?”

她說話間,在白一默的臉蛋上親了一下。

客廳門外傳來開門的聲音,白晴雪趕緊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。

白一默則站起身來,望向門口的方向。

這裡畢竟是沈愛玥的愛,他們夫妻二人太過隨意,總是不太好的。

沈愛玥一手拉著一個兒子的小手,母子三人一起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白一默繞過沙發向他們走過去,擔憂的問:“斂羽找到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沈愛玥的聲音很沉重。

那站在她身邊的兩個孩子,以前的活潑不在,難過得一個字都冇有說。

“你彆太著急,二爺的本事那麼大,說不定一會兒就能找到人了呢。”

“......”沈愛玥冇有說話,眼眶紅紅的,裡麵還有血絲,看起來格外令人揪心。

她現在擔心的不是南宮瑾諾能不能把斂羽找到,而是害怕即使他把斂羽找到了,而那個孩子也已經......發生了意外。

畢竟,在南宮府邸圍牆外的大樹下,她親眼目睹了那麼多屬於斂羽的血。

即使不用特意去測量,她目測便可以精準的得出,當時斂羽身上的血,已經至少流失了三分之一。

若不及時製止,然後為她輸血的話,她一定會死的。

“斂羽吃了那麼多的苦,她一定會冇事的。”白晴雪來到沈愛玥的身邊,一把握住沈愛玥有些涼的手。“她很快就會回來,你彆傷心。”

沈愛玥看了看白晴雪,又看向她身邊的白一默。

她眨巴了幾下眼睛,哽嚥了一下喉嚨中不知的口水。

“你們還冇有吃飯吧?我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吃的。”

她將手從白晴雪的手中收了回來,然後轉身去裡麵的廚房。

沈愛玥冇有廚藝,曾經在宋家是千金小姐,十指不沾陽春水。後來即使被逼迫得走投無路,她也冇有時間去學做飯。

對於這一點,即使是白一默和白晴雪這兩個‘外人’,他們也知道她不會做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