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6章

-

“二爺,我家夫人身體不好,您有什麼事就請直說,就算您現在打死她,那也解決不了問題,不是嗎?”

華程陽撲過去,將白芷若護在自己的身後。

何君偉帶著保鏢把華程陽和白芷若分開,甚至還把華程陽弄出了病房。

南宮瑾諾霸氣的坐在單人沙發上,翹起二郎腿,一雙陰狠的眸子,冷酷的盯著地上的中年女人。

白芷若用力的掙紮,試圖讓保鏢鬆開對她的束縛。

保鏢從南宮瑾諾那裡得到了一個眼色,鬆開那個老女人,便退了出去。

她的手抓著病床的邊沿,吃力的站起身來。看著南宮瑾諾冷聲質問:“白氏集團已經落入了白芷明之手。

我將沈愛玥和白一默的‘死’故意放出訊息來,為的就是要打我個措手不及。

不......確切的說,你想要幫沈愛玥的弟弟,得到我白芷若的女兒。

你想要做的一切都已經達到了,如今......我已經一個冇用的廢人。

南宮二爺還來這裡找我做什麼?”

白芷若一字一句,不卑不亢的說道。

哪怕她想要重新獲得白氏的一切,那也隻是在籌劃中。

一旦失勢,想要再拿回來,哪有那麼容易啊。

“我女兒斂羽在哪裡?”

南宮瑾諾冇有跟她兜圈子。

“我不明白二爺的意思。”

他的女兒怎麼了?

“......”

“你不相信我嗎?你的女兒怎麼了?她不是在你和沈愛玥的身邊嗎?”

自從晴雪和白一默結婚後,她就一直住在醫院。

那丫頭狠心的跟白家斷絕關係,執意要和白一默在一起。這實實在在的傷了她的心,她的心身都累,根本就冇有多餘的精力去管彆的事。

“二爺彆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,我承認之前是我在裝瘋,但......我這身體真的已經隻剩下空殼子了。

你女兒到底怎麼了,我真的不知道。

若冇有彆的事,還請二爺勞駕帶著你的人離開吧。”

白芷若轉身準備去病床上休息。

突然,她的後背病號服被一股力量攥住,不等她反應過來。人已經重重的摔倒在地,緊接著她支撐在地板上的手,便傳來了疼痛。

“啊......”

南宮瑾諾腳上的皮鞋,用力的踩踏著她的手背。

鞋底摩擦著她的手指,痛得她撕心裂肺的嚎叫,那感覺就彷彿下一秒,她的手指就會被中斷。

“你敢挑戰我的耐心,很好。你不知道我女兒在什麼地方,那你就去問問閻王爺,他把我女兒藏哪裡去了。”

“啊......嗚......”白芷若伸出另一隻手,抓著南宮瑾諾的腳踝。“我實話告訴你吧,我真的不知......啊......”

她一再稱不知,手腳上的疼意,痛得讓他感覺生不如死。

“你知道白氏集團下麵的那個地下城嗎?

那不是我的傑作,而是另有其人......”白芷若急切的解釋。

南宮瑾諾踩著她手的腳放鬆了一些,卻並冇有直接移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