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凶煞大老虎

-

“曦月,這是怎麼回事?”我很疑惑,我可是什麼也冇乾啊。

曦月沉吟了片刻:

“玉蓮妹妹在精神記憶中覺醒了部分意識,她在抗拒,不想繼續下去了。”

“如果你想繼續往下看的話,我可以讓她沉睡,精神世界就會按照她原有的記憶繼續運轉。”

紫竹林他們又不是第一次去,這次為什麼會覺醒部分意識出來阻止呢?

這裡可是人類腹地,當初的學徒美少年也成長成如今的精英美青年,應該不會有什麼可以威脅到他們纔對……

突然注意到美青年身上的衣袍,那不正是博老爺爺送給我的流雲日月遊套裝嗎?

回想起當時博老爺爺眼裡的期盼,和回房與我偶遇時,玉蓮妹妹的錯愕……心中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……

按照在這裡學到的知識來看,玉蓮妹妹的身體強度已經不下於學徒後期,但卻遲遲無法覺醒精神力量。

如果不幫助她解開這個心結的話,恐怕她這輩子都不會覺醒出屬於她自己的力量:

“曦月,我們切入美青年的角色吧。”

視覺瞬間轉換,看著麵前淚眼如泉的玉蓮妹妹,滴嗒的淚珠一顆一顆的痛擊著我的心扉:

“我的好妹妹,怎麼哭了?”

我左手輕輕的撫摸她柔順光滑的秀髮,右手溫柔的拂去她晶瑩剔透的淚珠……

“哥…嗚嗚…哥哥彆去,那…那裡好可怕……”泣不成聲的玉蓮妹妹拉拽得更加用力了。

感受著這拉拽的力度,她是想直接把我拽回家裡去啊……

我決定先試探一下她在精神世界中,到底覺醒了多少意識:

“你還記得寡姐嗎?”

玉蓮妹妹停止了哭泣,雙手也不知不覺的放鬆了下來,疑惑的抬起了詫異的大眼睛,含淚盈盈的看著我:

“咦?哥哥怎麼會知道?”

我一看,頓感有戲,開始了忽悠模式:

“哈哈…哥哥一直都在看著你,當然會知道。她已經賦予了你無與倫比的力量,足以改變一切,勇敢的去麵對吧。”

玉蓮妹妹很明顯的還是想要逃避:“可是,哥哥,我怕…我不能……”

我明白的,她既然能覺醒意識出來阻止,自然是知道了接下來的故事。

她真正害怕的從來就不是她自己的遭遇,而是不想我重踏覆轍,再次遇害,希望可以把我永遠的留在最美好的那段記憶裡。

我嘗試給她加把火:“你知道哥哥的願望嗎?”

玉蓮妹妹像是找到了主心骨,朦朧的淚眼中閃爍著光芒,但還是有點不情願:

“像…像鳥兒一樣自由的飛翔…”

看著情緒明顯鬆動了的玉蓮妹妹,我決定放手一搏,把火勢加到極致:

“你要替哥哥實現她……相信寡姐,相信自己,去吧……”

先前的忽悠起了作用,玉蓮妹妹果然不再抗拒,精神世界再次運轉了起來,我也離開了美青年的角色……

美少女拉拽著美青年的手,一對溫馨的青少兄妹歡快的來到了紫竹林邊上。

美青年看著紫霧纏繞的竹林下,反射而出的點點星光:

“哈哈哈…果然長好了,我肥美脆嫩的大竹筍,今晚有口福了。”

“嗯嗯嗯……”美少女興奮的作出了迴應。

正要上前采摘,一隻傷痕累累的大老虎從紫竹林中竄了出來,虎額上的傷口觸目驚心……

乾癟的胸腹在不停的宣泄著它的饑餓,陣陣低吼的血盆大口,頂著一雙腥紅髮光的大眼睛。

無情的釋放著精英凶煞的威壓,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兄妹不放。

奈何,剛剛晉級精英的美青年,還敵不過這種等級的凶煞,隻能全力發出呼救訊號:“大爺爺救命!”

看著即將按捺不住的凶煞大老虎,美青年上前一步:“妹妹快走!”

凶煞大老虎撲擊在即,美青年決定搶先出手,一腳踢向它額頭上觸目驚心的傷口,空中翻轉間躲過了它的利爪……

眼角的餘光瞥見玉蓮妹妹,正癱倒在不遠處努力的向外爬,著急之下頃刻間衣袍見了紅。

冇辦法,凶煞的威壓帶有濃烈的煞氣,無法被美青年的精神護持抵消。

玉蓮妹妹還是普通級,精神力量還冇有覺醒。

在凶煞大老虎的威壓下,精神受到了非常嚴重的震懾,身體難以動彈。

纏鬥片刻後,凶煞大老虎發現短時間內吃不了美青年,饑腸轆轆下將腥紅的目光,轉向了癱倒的玉蓮妹妹。

美青年發現了凶煞大老虎挪向妹妹的腳步,唯有正麵硬碰硬,身上的血痕逐漸增加,伴隨著失血,身體漸感不支……

“畜牲住口!”

一根烏黑髮亮的柺杖夾帶著無儘的怒火,從遠方激射而來,擊中了凶煞大老虎受傷的額頭。

凶煞大老虎吃痛之下忍不住,張開了咬上美青年半邊胸膛的巨口:

“吼吼!”

聲震四野,沙塵飛揚,紫竹搖擺……

遭受重創的凶煞大老虎,非但冇有半分疲軟,反而激起了身為凶煞的絕世癲狂。

聞訊趕來的博老爺爺,對上重傷而癲狂的凶煞大老虎,並冇有占得半分優勢,還隨著時間的流逝,變得岌岌可危……

就在博老爺爺巧用柺杖,鉗製虎口的時候,遠處飛來了兩名身著勁裝的巡防守衛。

兩人配合無間,瞬間施展合擊戰技,一道凝實的利芒轉瞬即逝,順著傷口擊穿了凶煞大老虎的頭顱。

伴隨著凶煞大老虎的死亡,攝人心魄的威壓也隨之消散。

恢複了行動能力的美少女,趴在美青年的身邊悲痛欲絕……

看著悲痛的玉蓮妹妹,曦月忍不住了,趕緊出言提醒:

“我可愛美麗的玉蓮妹妹啊,用心釋放你的力量吧。”

“寡…寡姐,嗚嗚…我…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力量,我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……”玉蓮妹妹無力的跪趴在美青年的身邊痛哭。

曦月淳淳誘導:“你的內心最渴望的是什麼?集中你的心念,喚醒它吧。”

“我…我要哥哥活過來……我要…世界不再有傷痛……我要起死回生的力量……”

伴隨著越來越強的心念召喚,曦月賦予的力量終於覺醒了。

無儘碧綠的光輝映照著整個精神世界,不斷的向傷痕累累的美青年彙聚而來。-